防盛大传奇私服

玩家原创同人小说:联盟暴风城勇士的昨日之影

时间:2017/6/11 13:54:10  作者:www.hfdhmy.cn  来源:网络,转载,原创  查看:11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“以上所述与事实相符。”约翰写完最后一句话,拿起烛台在纸的底端滴上一滴蜡,然后趁热盖上所罗门镇长的印章。全部完工。此时窗外已是夕阳斜下,但约翰J基沙恩并没有急着离开。  约翰是湖畔镇的员。今天一整天,约翰都隐隐觉得不安,可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。现在约翰抄...

  “以上所述与事实相符。”约翰写完最后一句话,拿起烛台在纸的底端滴上一滴蜡,然后趁热盖上所罗门镇长的印章。全部完工。此时窗外已是夕阳斜下,但约翰J基沙恩并没有急着离开。

  约翰是湖畔镇的员。今天一整天,约翰都隐隐觉得不安,可就是说不出哪里不对。现在约翰抄完了所有的会议纪要,转发了最近的通知,了暴风城统一制作的几张告示,给几份即将到期的契约做了延长,没有任何纰漏。不对,这些琐碎的工作没什么大不了的,不是工作的问题。到底忘了什么?这个问题让约翰魂不守舍,习惯性的溜达进了锈锚酒馆。一向善解人意的老板娘这会儿没空搭理约翰,同样习惯性的丢给约翰一杯蜂蜜酒,就去招呼那几个年轻帅气的陌生小伙子了爱你如果可以早一秒

  唉,都是被上午的告示吸引来的飞蛾,迫不及待的想要点燃自己生命中最辉煌的篇章。约翰抿了一口酒,愁容满面的摇了摇头。“剿灭钢铁部落的史诗已经开篇。抵御兽人入侵,你没赶上。对抗燃烧军团,你还在吃奶。潮水一样的亡灵,退到了遥不可及的极寒之地。毁天灭地的黑龙,钻进了地心深处。所以,你只能在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默默无闻,自怨自艾。现在,我们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。加入暴风特编旅,穿越时空之门,走进属于你的传奇!”告示是这么说的。纯属放屁!根本就是前线缺炮灰了!看看这些来报名的“冒险者”,都还是些孩子。那面整洁光亮的盾能干什么?的划痕还不如约翰胸口的刀伤多。那把绣花针一样的剑能干什么?约翰能徒手折断它。

  当年,面对虚弱退化的黑石兽人,约翰是从堆里爬回来的。现如今,就让一帮没断奶的娃娃去对抗巅峰状态的钢铁部落?亲爱的,这就是你那位男神的英明决策?唉。不管我事。那是你们的传奇。我只是个十八级小文员,责任是抄抄写写,有个暖和的窝,有杯甜甜的蜜酒,这就够了。

  想起那位迷倒了万千少女的男神,约翰的情绪有些轻微的失控,昂头一口喝干了整杯蜜酒。在酒精和莫名的焦虑双重作用下,约翰决定自己一回,干脆一醉方休。约翰所痛恨的那个人,到目前为止的表现,完全是个绣花枕头。约翰有好几次,几乎想要冲进那个金丝,亲手试试这个集万千光耀于一身的草包,是不是真的配的上“幽魂之狼”的头衔。但约翰还是忍住了。这个草包现在是暴风城的国王,是整个联盟的统帅。与这个草包为敌,就是与人类为敌,就是与联盟为敌,就是与她为敌。联盟什么的,约翰根本不在乎,但她的敌人却必须死。这是个死循环,约翰对不感兴趣。

  约翰对自己跳出了思维陷阱的机智沾沾自喜。既然要一下,不如找点茬。从前的“亡命徒”基沙恩会怎么做?给孩子们来点混战经验,也算对这个悲惨的世界做点贡献。约翰对自己这个的理由非常满意,于是他顶着老板娘喷着怒火的眼神,晃悠到那位背着“镜子盾”,挎着“绣花针”的大男孩身边。此刻那位应征者正左手抱着酒杯,右手给大家展示一张纸。

  “嘿,帅哥,这是去哪参加化妆舞会啊?”约翰趴在年轻人的身边,脸几乎贴在对方的脸上,然后抢过对方的酒杯一口喝光。

  操!一整杯雷霆麦酒,真够劲。不能咽下去,过多的酒精会影响一会儿的格斗动作。

  “呸!娘们酒!”约翰故意把酒吐在了对方的脚上。对方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跳起来,冲着约翰的脸挥出英勇一击。“来,尝尝这杯阳光特酿。”大男孩顺手递上另一杯酒,右手下意识的把纸护在了胸口。

  狗屁阳光特酿,真当我没见过世面吗?主体是夜色镇特产的僵尸酒,一种能把呛活过来的超级烈酒,兑上少量雷霆麦酒达到起泡效果,能让喝它的人当场把胃都吐出来。看走眼了,所谓的大男孩竟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老手。清澈的酒液和均匀挂壁的气泡都表明酒里没有下毒,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让约翰出点丑而已。

  抱歉,我不擅长文斗,咱就别耍嘴皮子了。约翰反手打翻了大男孩递来的酒杯,趁着对方愣神,又一把把右手的纸抽了出来。我动你第一时间的东西,这总不能忍吧?“嘿,让我们看看这是哪位姑娘的情书。”约翰举着纸,用醉汉般的声音嚷到,同时往后退,为对手拔剑留出空间。一定要避开注满了怒气的第一击。

  “对不起,那是我哥哥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。”对方意外的平静,甚至都没有站起来,“您可以看,但是请千万不要弄坏了。”用文字内容分散注意力,在对手分神的时候发动突袭,跟突然扔给对方点东西是一个道理,约翰多年前玩剩下的老套了。虽然了对手的意图,但约翰还是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纸上的字。“……东谷骑兵团……”她的团?!

  约翰突然中了魔咒。没错,就是魔咒。那个大杀四方的“亡命徒”基沙恩被定住了,那个谨小慎微的员约翰也被定住了。此刻,是一个脑子一片空白的傻瓜,擎着一张写有魔咒的纸,愣在众目睽睽之下。众人的嘲笑都没关系。即将到来的致命一击也不重要。我要看关于她的消息。现在就要看。

  “……我们突不出去了。也不打算突了。我们堵住山口,向北突进的东谷骑士团才能有一线生机。希望他们顺利找到部落的狼骑兵。不得不承认,那些绿皮兽人比我们做的更好。别把精力浪费在调查上,我们是自愿留下的。别怪东谷的人丢下我们,毕竟我们还有防御工事,他们要冲出去面对未知的一切。别来为我复仇,我亲爱的傻弟弟,你不是那块料。我会为帕克家族赚足荣耀,而你要让帕克家族延续下去。……”

  “就像您看到的那样,我不会再和任何人打架了。我知道我要干什么。我要去把那个达西帕克找回来,然后当面告诉他,他记错了。他弟弟不是从前那个混吃混喝的小骗子了!”大男孩的宣言铿锵有力。不过那都没关系了,约翰不在乎。约翰甚至不记得自己有没有把信还给那个大男孩。

  约翰跌跌撞撞的跑出酒馆,一直奔止水湖大桥。该死,真该死。早该想到了。能让“亡命徒”基沙恩神魂的事只有一件,她出事了!真他妈该死。早上就预感到了,自己却浪费了一整天时间去干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。

  正值旱季,水位显著下降,长长的止水湖大桥露出了沾满淤泥的桥墩。约翰踩着没过膝盖的淤泥,蹚到第二个桥墩下,开始徒手往淤泥里挖。已经过去了十年了,记忆像风化的油画一样模糊不清,约翰却清楚的记得目标的。很快,约翰就挖出了一个防水油纸包裹的大箱子。“再一下,我马上就到。”约翰嘟囔着,发疯一样用牙咬断了封箱子粗麻绳新开一秒传奇网站

  箱子最是一面骑兵鸢盾。盾面上刻着一个巨大的字母“E”,东谷骑士团的标志。这并不是她留下的信物。那一年,他们已经分手了。赤脊步兵团“亡命徒”连队的基沙恩上士从一个粗心的东谷骑士那里偷来了这面盾。那一年,发誓不让她受伤的基沙恩意识到,让她受伤的人正是自己。那一年,基沙恩发现自己是她追求幸福的最大障碍。那一年,攻无不克的基沙恩知道自己必须学会“”。一个步兵背着一面骑兵盾,让基沙恩受尽了嘲笑。但基沙恩似乎很享受那些风言风语,它们一直提醒基沙恩一些不能忘记的东西。基沙恩随手把盾丢进了淤泥里。今天,基沙恩不需要“”。

  再下面,是一柄双手阔剑。长长的剑柄上,均匀细密的缠了两层软亚麻线。是她缠的,那时候他们还是公开的恋人。她身边不缺风流潇洒的帅哥,也不缺温柔体贴的暖男。但是只有基沙恩能做到她所有的要求。基沙恩把豺狼人的营地闹了个天翻地覆,在黑石兽人中杀了个七进七出。为了她,基沙恩下士所向披靡。正是基沙恩疯狂的表。

相关文章
    相关评论
    评论者:      
       版权所有:刚开一秒私服(www.hfdhmy.cn)皖ICP备09024923号-1
    Powered by OTCMS V2.91